我以前计划事情可以按天、按周、按月,现在就要按小时啦!” 9 月 18 日,是 51岁的秦皇岛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刑警支队支队长张岩确诊胰腺癌的第 31 天。
  “我希望大家不要关注我个人,更多地要关注刑警这样一群人。”张岩平时很少接受采访,虽然曾经领导刑警支队破获了数不清的重特大案件,但是每次接受采访的,都是冲在一线的民警。每次见他都是在新闻发布会上,面对面的采访还是第一次。与印象中的形象相比,他清瘦了不少。张岩说,31天自己瘦了近20公斤。但即便如此,张岩仍不想过多地谈论自己。

确诊癌症:自己冷静 同事震惊

  张岩真正确诊罹患胰腺癌是在8月19日,在那之前很长一段时间,他总觉得胃疼,到医院检查也确实患有胃病。就在8月16日,张岩还组织召开了全市刑事案件调度会,他疼得受不了,强撑着开完了会。在这种情况下,他还在单位值完夜班后,在同事的一再劝说下,才去医院检查。做CT的医生是队里一位同事的妻子,检查完之后,张岩问她结果,她说看不清,下午要再做个核磁。
  “我当时就知道情况不好,因为她在说谎!”张岩是秦皇岛市最早学习测谎的刑警,无数穷凶极恶的罪犯都在他的追问下被击溃了心理防线,更何况那位医生一句善意的谎言,早被她的一个眼神出卖了内心的慌张。下午的核磁检查,那位医生更是没等张岩出来就跑回了办公室。检查结束后,张岩就被送到了北京协和医院,最终确诊胰腺癌。得知自己的病情,张岩只用四个字“有些波动”形容了自己当时的心情,作为刑警的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平常我晚上沾枕头就着,知道他确诊的消息,我到凌晨两点都没睡着觉。”与张岩的冷静不同,秦皇岛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副支队长蒋立庄是法医出身,得知张岩的检查结果后,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蒋立庄与张岩做同事28年,他说,张岩这一身病都是累出来的。 

对待事业:善于动脑 提倡学习

  
  1990 年,张岩从中国刑事警察学院毕业后就来到了秦皇岛市公安局大案科,成为一名刑警,在这里一干就是 30年。蒋立庄比张岩晚两年到公安局,在他的印象中,张岩参加工作以来几乎没有过节假日。以前案子多的时候,张岩不是在案发现场就是在去案发现场的路上,出差抓捕嫌疑人更是家常便饭。
  “一上案子他就精神,能好几天不睡觉”,秦皇岛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原副支队长张学忠说 。2003年10月23日,秦皇岛市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持枪抢劫杀人案,光天化日之下,两名犯罪嫌疑人当街枪杀一名、重伤一名刚从银行取款出来的被害人,抢走现金25 万元。张岩连着几天不睡觉寻找线索,在确定犯罪嫌疑人落脚地后,又带队前往齐齐哈尔抓捕。
  “他是用脑子在办案”,秦皇岛市公安局政治部宣传处副处长张创当年就曾经跟随张岩去齐齐哈尔抓捕犯罪嫌疑人,他说当时大家讨论嫌疑人可能落脚的地点有两处,其中一处所有人都认为是可能性最大的。张岩在这样的讨论中很少说话,等大家讨论结束了,他带着两名民警去了大家认为最不可能的一处,最终就是在这个大家最不看好的“冷锅”里抓获了犯罪嫌疑人。
  在从警 30年的时间里,张岩参加了无数次的抓捕,无数次地冲锋在前,可他没有受过一次伤。用他自己的话说,刑警更多的是在案件背后的谋划,是用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胜利。
  为了达到这样的效果,张岩在2003年就将大数据概念引入了案件侦破过程,在全省最早成立了市级的反电信诈骗中心,很多新的刑事侦查手段也都是在张岩的倡导下才引入秦皇岛的。利用这些先进的方法,张岩破获了多起疑难案件。
  “他总是说要让我们注重学习。”秦皇岛市公安局反电信诈骗中心主任高飞是张岩中国刑事警察学院的师弟,一毕业就在刑警支队工作,他说现在很多支队的骨干都是张岩手把手教出来的。“我们见他心里都打鼓!”高飞说,支队的民警都有点怕张岩,不是因为他严厉,是因为他什么都明白,你犯了什么错,他一句话就能说到点子上。
  记得有一次,支队办公室副主任杨伟军将行政考核的表格交给张岩审核。30多页的表格,几百个小项,张岩一眼就指出了数据的错误。“所有的数据、事情,都在他脑子里呢,你说他这是什么脑子啊?”说起这些,杨伟军虽然笑着,眼睛里的泪水却一直在打着转。
直面病魔:牢记使命 无悔今生
  “以前的事情我真的不想多说、多想,我现在就想着眼前的事情。”张岩说的眼前事,一大部分是扫黑除恶。3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面对所有线索和案件,张岩一直都是亲自调度指挥。截至目前,已经排查黑恶线索 1098条,办结1091条,打掉黑恶犯罪团伙 64 个,秦皇岛市扫黑除恶各项工作在全省名列前茅。
  “我生病的这段时间有些案子进展很慢!”张岩在北京治疗期间一直也没忘了扫黑除恶的案件。为了保持身体的状态,他向医生要求暂不化疗,这让医生都感到惊讶。回到秦皇岛,张岩发现有两起之前调度的扫黑除恶案件进展慢,他马上又重新调度,指导办案。
  “在张岩从北京回来前我们开过一个会,支队政委和几个副支队长想分担一些他的工作,让他能休息休息。”蒋立庄说,为了让张岩得到充分的休息,他们本想减少他的工作量,但是没想到他回来之后还是一心想着案子。
  “我现在没有任何后顾之忧,我更能全身心地投入!”张岩跟与他并肩战斗了几十年的战友们说。所有听到的人都偷偷地转过身,擦掉了脸上的泪。
  张岩说的眼前事,可能只有一小部分是他的家事。
  在疫情防控期间,一次值夜班的时候,张岩曾经问蒋立庄有没有什么遗憾的。蒋立庄说,其他的都没有,可能对家人亏欠得太多是最大的遗憾。张岩却说,他最遗憾的是曾经买了很多书还没来得及看。
  认识张岩的人都说,别人干刑警是把刑警当工作在干,张岩干刑警是把刑警当事业在干。30年的全身心投入,张岩最亏欠的就是家人。
  1994年张岩婚礼当天,他还在外地抓捕嫌疑人,婚礼只好推迟,妻子差点儿跟他翻脸。女儿出生,他在外地抓捕嫌疑人,没有在妻子和孩子身旁。2003年,他去齐齐哈尔抓捕嫌疑人,回来的路上母亲过世,他没有赶上见老人最后一面。自己的亲哥哥、嫂子下岗,张岩没有为他们做过一件事,因为家里人都知道,张岩可以为公事求人,为私事他从不向任何人开口。
  张岩的女儿已经大学毕业,张岩除了上大学的时候把她送到学校,就一直没管过,以至于问到女儿所学的专业,张岩都会一时语塞。在女儿记忆里,最后一次与爸爸一起游玩,竟然是10岁的时候,她的爸爸曾经带着她去了一趟北京。“我们父女俩以前很少有交流的机会,现在交流的多了。”张岩说,工作这么多年,生病的这31天是与家人相处最长的一段时光!

0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