粽叶,是端午节包粽子必不可少的包装材料。在我家乡鹿泉这里包粽子,大都用的是芦苇叶。
  记得小时候,端午节前,我跟随父亲来到村西北角的芦苇塘去打芦苇叶,晒干后包粽子用。现在,看不到那片芦苇摇曳的美景了,不知道它们消失在哪年哪月的哪一天。萦绕在我心头的那片芦苇塘,现在已被风景秀丽的龙凤湖湛蓝的湖水所淹没,那曾经的一汪汪绿色的乡愁,永驻在我的记忆里,萦绕在我的梦里,晕染着我日升月落。
  一年一度的端午节就要到了,村边的芦苇叶没了,因而包粽子前,就要到集市上买粽叶。
  我爱人知道我爱吃粽子,每年都会用她那灵巧得手包着形状各异的粽子,有三角粽,四角粽、长形粽、方形粽、圆形粽……花色多样。不爱逛集市的我,年年端午节前会逛一趟,买粽叶成了我的“职责”。
  这天上班出发前,爱人叮嘱我:“记得买粽叶……”也是她年年重复最简单的话语。
  我工作所在地是每逢农历一、六日为集日,这天正好是初一,心想今年吃粽子危险了,因为单位战友们在目前开展的“亮剑2020”打击整治专项行动中战绩颇多多,每天都有素材可写,写起来啥也不顾,忘记买粽叶,吃粽子或许可能就泡了汤。
  “当——当——当”,时钟响了,赶写一篇《假“木耳”覆灭记》通讯报道,已是傍晚七时。糟了!我突然想起买粽叶,拔腿就往集市上赶,不是集市散得早,是我去得太晚,没买上粽叶,心情的确有点沮丧。
  漫步在路上,夜幕降临,霓虹灯开始闪烁,路边的小贩小摊开始热闹起来,鼻子隐隐约约闻到一缕缕淡淡的粽叶香,眼睛不由得四处眺望,寻找急需想买的粽叶。就在不远处,有一位70多岁的老妈妈,满脸皱纹,一头灰白的头发。她双眼炯炯有神,注视着我,而我是被她跟前的粽叶所吸引。
  我拿起一把粽叶,问:“大妈,这一把多少钱?”“两块,是我自己从芦苇上打的。”说这话时,她的语气是小心翼翼的,是征询的,我知道她给了我还价的空间。我随手拿起了四把。
  付钱时,我摸遍了口袋钱包,没有零钱。我试探性地问“能刷微信吗?”她这么大年龄了,我想她可能没有微信扫码。但她从衣兜里慢慢摸出了二维码扫码牌,讨好般地对我说:“能付现金最好,这不是我的。”二维码牌上显示是有一个20左右岁的小伙子头像,我愣住了,一下子明白了许多。我说:“这是你孙子的微信码吧,刷了以后钱就不归你了!”老妇人尴尬地笑了笑没有说话。
  此时,我有些心酸,我想:这么大的年龄,晚上还在摆着地摊,卖的钱有可能还不归自己!
  在路灯下看着这位凌乱如同枯草一般的灰白短发,双手干瘪的老妇,我越发悲天悯人。我俯下身数了数老妇眼前还有21把粽叶:“我全要了,给邻居们捎点。”随手递给老妈妈50元现金,拿起捆绑好的粽叶,接住大妈找回的8块钱,我逃也似地走了。
  当然,回家之前,我把大部分粽叶分享给了邻居。回家后妻子看到我拿着的四把粽叶,微微笑着说:“知道你什么事都忘,买粽叶的事忘不了。”我心里笑了,我能闻到那粽叶微微的飘香。
  作者:石家庄市鹿泉区公安局获鹿分局 郄世民

0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