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磁县警方经缜密侦查,在邯郸市公安局的坚强领导和大力支持下,成功打掉利用跑分网络平台,为赌博、诈骗等非法资金进行流转,逃避监管的新型电信类犯罪团伙13个,捣毁窝点12处,抓获犯罪嫌疑人30人,上网追逃6人,涉案金额高达14亿元,打响了“亮剑2020”打击整治行动反电诈的第一枪。

  
  今年3月中旬,磁县警方接到市公安局反电诈中心推送的涉嫌电诈犯罪18个可疑手机号码,立即组织精干力量进行细致核查,分析研判,快速查清该团伙的人员构成、活动轨迹、作案规律等情况。
  
  案情上报后,市、县两级公安机关高度重视,邯郸市政府副市长、公安局长马占山多次听取案件侦破情况,市局副局长侯向前靠前指挥亲自督战,磁县副县长、公安局长温俊华主持召开专题会,将该案列为“磁县2020·一号案”,提出“集全警之智,全警之力,全力侦破此案”。专案组克服疫情防控、异地作战、多点作战等困难,在市局刑侦、反诈、网安、技术等单位的大力支持下,在前期侦查的基础上,抽丝剥茧,层层梳理,成功挖掘出利用跑分平台帮助信息网络犯罪团伙的链条和证据。
  
  专案组经过对大量涉案线索的调查取证、研判碰撞,锁定该赌博“跑分”洗钱犯罪团伙的上线窝点,团伙成员行踪不定、交叉隐蔽。犯罪分子利用现代通信、金融工具,使信息流、资金流证据割裂,取证很难,专案组聘请专业公司做指导,会计公司做审计,邀请检察院提前介入,确保案件侦办成铁案。
  
  正值疫情防控期间,专案组克服异地作战、多点作战等重重困难。特别是“亮剑2020”打击整治专项行动开展以来,4月27日,副县长、公安局长温俊华亲赴福建厦门一线督战,县局领导崔平、马云飞带领多警种多部门30余名精干力量,结合市局刑警、反诈、网安、技侦先后赶赴安徽、广东、重庆、上海等11省30余地市,辗转数万公里,开展集中收网,一举摧毁该犯罪团伙,将码农A、码商B等30名犯罪嫌疑人悉数抓获,扣押涉案车辆7部,缴获手机120余部,电脑40余台等涉案物品价值600余万元。 
  经查,该团伙通过开发“跑分”网络平台,吸纳会员,形成“码农—码商—代理—平台—支付通道—盘口”资金流转闭环路径,利用“第四方支付”为境外赌博网站等非法商户提供资金支付通道,以赚取佣金获利,累计涉案资金高达14亿元,非法获利上千余万元。犯罪分子鼓吹“跑分”兼职来钱快回报高,吸引了不少80后和90后年轻人投身其中,涉及人员上千余人,社会危害及引发的次生危害极大。
  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什么是跑分?
  所谓“跑分”就是利用微信或支付宝的收款码,为别人进行代收款,随后赚取佣金。一般来说,佣金的比例在1%到2%之间,也就是说,接一个10000元的“跑分”项目,可以赚取100元到200元。由于招募者宣称来钱快、回报高,不少年轻人特别是在校大学生参与其中。
  
  “跑分”平台打着兼职招聘的旗号,招揽群众出借自己的支付账户,通过搭建平台网站,以类似网约车“抢单”的模式进行运作。
这些租赁来的支付账户被大量用于电信网络诈骗、赌博、色情等违法犯罪活动进行收款,其实就是洗钱。
  当“扫码支付”成为大家一种日常生活方式时,境外网络赌博平台也开始支持二维码收款。从去年开始,国内就有网络赌徒发现,每次充值时,收款方均为不同的个人或企业账号,且金额多控制在5万元以内。
  
  “跑分”披着网络兼职的外衣,给赌博网的赌资洗钱的手段。赌客登录外网赌博平台充钱时,外网会将信息推送到跑分平台,它类似网上约车抢单的模式。赌客的资金充到赌博网站,赌博网站将信息推出到跑分平台,而注册跑分平台会员在上面抢单。赌博平台和跑分平台合作,赌博平台会给跑分平台每笔资金的2.5%到3%。跑分平台则给会员1%到2%佣金。这真是一个暴利的模式,跑分平台只要和境外的赌博平台达成合作,每天有赌客充钱,他就稳坐收钱!假如是和多个赌博平台合作,结果可想而知。
  总结来看,“跑分”模式是利用个人支付宝、微信收款来完成流水并从中获利。用户需要在跑分平台上注册并缴纳押金,上传个人收款二维码供他人使用,从而获得一定的佣金奖励。
  然而,在高收益的美丽外表下,此类“跑分”模式存在押金损失、信息泄露、为违法活动洗钱等多重风险。
  一些不明就里的年轻人参与此类“兼职”,在承担经济损失风险的同时,还将可能按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的定罪量刑标准,负相应法律责任。
  警方提醒
  警惕“跑分”陷阱,注意保护个人隐私信息,珍惜自己社交账号的使用权,不要轻易被网络上不切实际的高额利润所诱惑,更不要因为一时图利,随意出租出借自己的身份信息、个人账号、支付账户等,以免沦为犯罪分子实施违法犯罪的工具。

0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