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向锋来,咱研究一下……”这句话刚要出口,武强县副县长、公安局局长王俊申突然停顿了一下,随即眼眶热了。这曾是他经常说的一句话,但现在,那个被大家倚重甚至依赖的向锋,已经“不在了”。
  吴向锋,河北省衡水市武强县公安局副主任科员、三级警长,一位1993年入警的老警察。
  2020年4月14日,是他在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天。17时,他在朋友圈发了一张图片:2010年4月14日的《武强公安工作动态》首页,蒋庄村命案告破、全县反响强烈。还写下一行字:“时光如水,日月如梭。十年,弹指一挥间。”这起案子,就是他担任刑警大队长时破获的。
  不料3小时后,他在路边被一辆飞奔的三轮车撞伤,不幸离世,年仅48岁。
  消息传开,武强人的朋友圈震惊了。不仅公安民警哀痛不已,社会各界干部群众也纷纷致哀、怀念!

  
参加衡水旅发大会安保工作时的吴向锋 
“我的命是向峰哥救回来的... ...”
  4月17日6时许,武强县街关镇花园村46岁的村民范志远开车赶到周窝镇簸箕厂村,为吴向锋送行。惊悉噩耗的他泣不成声,“向锋哥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那是2003年11月的一个傍晚,范志远坐城际客车回家,途中,客车与一辆农用三轮车发生剧烈碰撞,坐在副驾驶位置的范志远被惯性甩到前风挡玻璃上。
  正在办案途中的吴向锋看见堵车,一打听有车祸,撒腿就往前跑,救出了范志远。
当时,路被堵死了,“120”过不来。“是向锋哥把我背上警车的。路上我听见他跟司机说,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快点开!救人要紧!”范志远对那一幕记忆犹新。
  到了医院,吴向锋把《人民警察证》押在那里,请求医院在没交够住院费的情况下先行抢救。
  “我右眼皮和头皮严重撕裂,抢救用了三个钟头,总共缝了一百多针,输了400CC的血。”范志远说,“向锋哥一直在医院守着,快半夜我哥哥赶过来后他才走的。”
  为了报答救命之恩,范志远的父亲、哥哥多次想送礼物表达谢意,都被吴向锋婉拒了,理由只有一个:我是警察,救人天经地义。你要是拿东西来谢我,就等同于是你拿钱买我的服务了。如果我收了你的东西,就是亵渎了“人民警察”。
  大恩无以回报。范志远在给吴向锋敬送的花圈上写下挽联:“人民公仆做好事不为留名,救命之恩记心间永不敢忘。叩敬恩人好警察吴向锋。”   
“全局的活儿都在他心里……”  
  吴向锋在派出所干过,管过政办室,当过团委书记、警务督察队队长、刑侦大队大队长、指挥中心主任,从综合到业务,从机关到一线,他走了一个遍,是个难得的复合型人才。
  他善于学习,自己的新浪微博标签就是“学无止境”。他博闻强记,武强公安的很多历史都被他装在脑子里。他讲政治、讲大局,2011年担任县局党委委员,2018年时机构改革时,县局党委班子成员需要压减3人,这意味着必须有人卸任。吴向锋主动找到副县长、公安局局长王俊申,要求辞去局党委委员职务。“他给我说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从思想高度上说,用‘高风亮节’来概括向锋,一点也不为过”,王俊申回忆道。
  按说,辞去党委委员职务后,吴向锋可以不用再像以前那样操心全局的事儿。可他不。给局党委写出工作建议,给各警种建议工作要点,给各部门提合理化建议……依然忙得不亦乐乎,甚至年初全局工作部署、年终工作总结之类的大材料,还是由他撰写。
  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宋保宁说了一件事:“有一回,辖区连续发生飞车抢夺案件,我正忙得焦头烂额,他打来电话说,有个姓张的刚刑满释放,前科就是在山东飞车抢夺。按他说的这个线索去排查,果然证实就是那个人干的。”
  吴向锋是县局同事们公认的“活电脑”。局党委副书记邵宝申介绍说,“向锋整理过的数字、经历的事件、侦破的案子,甚至连发案类型、嫌疑人基本情况都烂熟于心。所以,他在给局党委或者各警种提建议时,总是有的放矢,而且是最稳妥的那种。……说句实话,经常有某个警种的工作就要出现疏漏时,是吴向锋的及时提醒堵住了疏漏。”
  局办公室主任张雪难掩悲伤,她说,“大家都说向锋哥脑子好使,其实他就是把茶余饭后的时间都用在学习和工作上了。我很依赖向锋哥的提醒和帮助,觉得有他在,工作就出不了纰漏。其实我们各个科室的工作,都被向锋哥的手‘托’着了……” 

          局领导说,这些年吴向锋推出了很多荣誉,说让给年轻人,不然他的获奖证书还会更多…… 

  2018年8月,武强连续发生入室搬家式盗窃案。吴向锋在开碰头会时提到一个情况:三年前他曾办过一个入室盗窃案,作案情节和这个挺像,当事人也到了刑满释放的时间。就是根据吴向锋的提示,办案民警进行了重点侦查,确认那个人有作案嫌疑,很快破获了案子。

  王俊申痛言,吴向锋的“走”是武强县公安局的重大损失。“党委少了个好参谋,战友们少了个好兄弟,也少了一个工作上的好老师。”
  出于疫情防控的需要,吴向锋的葬礼比较简单,但县公安局的同志都不约而同地把微信头像灰屏三天,以示对他的哀悼。  

“他迎着砍刀就扑了上去……” 

  没有谁是天生的英雄,但是在职责面前警察就得保持着义无反顾的姿态。吴向锋就是这样——时刻准备着!
  2007年11月,武强发生一起盗窃变压器案件。变压器都是农民浇地时才用,且都在荒野边地,侦查条件不好,造成同类案件累积,老百姓怨言很大。在研究案情的过程中,吴向锋说,“偷变压器的就是为了卖里面的铜芯,咱们可以从整治废品收购站入手,来一个反向侦查。”很快,办案民警就锁定了有收赃嫌疑的一家废品收购站。
  ……锁定、蹲守、跟踪、抓现行!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冬夜,当谢某等四人再次作案时,被警方抓了现行。就在嫌疑人挥舞半米长的砍刀暴力抗法时,吴向锋如猛虎般一招制敌,迅速结束了战斗。当场查扣作案车辆、作案工具和变压器铜芯800余公斤。此战,侦破多年积案170余起,涉案价值300余万元,省公安厅发来贺电。
  2009年12月1日,武强县东堤村一养猪场发生爆炸,造成3人死亡。经侦查,是有人在那里违法生产鞭炮。在处理案件过程中,时任县局党委委员、指挥中心主任的吴向锋提出务必追查鞭炮火药来源,以绝后患。经过严谨细致的工作,警方在爆炸案发生28小时就锁定了生产火药的嫌疑人。此人住在村边,院墙有3米高,墙头上粘满了碎玻璃。抓捕时吴向锋也赶了过去,并且第一个爬上梯子跳进院内,打开了大门。犯罪嫌疑人举着刀跳出屋门,说时迟那时快,一个漂亮的锁喉擒拿,吴向锋就将对手按在身下。
  2013年5月10日,指挥中心接到报警,一辆农用车遭到5名歹徒抢劫。吴向锋一边调集警力围捕,一边坐车赶往现场。去的路上,接到副局长宋保宁电话:“向锋,歹徒正往南逃窜,你在前面把车横在道上,堵住他!”
  说话间,歹徒的车就到了。看见路中间有警车阻挡,嫌疑车辆非但没有减速,反而加油撞了上去。坐在后座上的两个歹徒,从车上下来,举着大砍刀就往上冲!
  吴向锋没有丝毫的犹豫,抡着手里的警棍扑了上去。就在双方迎头对抗之际。“砰!”宋保宁示警的枪声凌空炸响,消弥了歹徒的嚣张气焰。
  此役,一辆警车被撞报废,当场抓捕犯罪嫌疑人5名,缴获砍刀、撬杠等大量凶器和作案工具,连带抓获犯罪同伙25名,侦破抢劫、强奸、重伤、盗窃案件近300起。
  “这些都是我亲眼目睹的几个瞬间,相信向锋在其他抓捕现场,还会有无比英勇的举动。他就是这么一个人。”宋保宁加重语气说道。
  一次扑向砍刀,可能是办案需要。而能够一次又一地次扑向砍刀,绝对是多年形成的条件反射,更确切地说,是职业精神在危急时分的条件反射。  

做个“思想上握着锤子”的人

  不管是担任局党委委员期间,还是辞去职务以后,吴向锋一直在一间14平方米的办公室办公,这个房间有7个卡间,吴向锋占着其中的一个。办公电脑很简洁,存储的都是公文,请示、报告、工作计划……他走后,同事们整理他物品的时候,从他的文件柜中整理出47本工作日志,字迹工整,几乎没有涂改的痕迹,可见记录者是何等的用心。这摞将近一米高的工作日志,记录着吴向锋工作的强度,更承载着他生命的厚度和广度。

  
                           吴向锋的工作日志 

  从警27年,吴向锋堪称文武双全——能攻克疑难案件,也能写大块文章。2007年8月12日,吴向锋在“河北公安网警民博客圈”发布了他的第一篇博客,标题是《帮助了一位父亲》,讲述了他帮一位外地人寻找网恋女儿的事儿。再往前,他以“画乡警务室”的名义,利用业余时间在百度武强贴吧里,倾听民意、回答咨询、服务群众。案子破了,他向百姓报喜;有好人好事儿了,他向大家推送;类型案子多发了,他向社会发出预警,为赢得武强公安社会话语权做出很大贡献。
  从来没有一种坚持会被辜负。吴向锋曾连续六年被县委宣传部评为“新闻外宣工作先进个人”。也曾被省公安厅政治部评为“全省公安政工信息调研工作先进个人”。
  “他这个人,说话办事儿总是有板有眼。你看看他的微信,跟刑警的人聊经验,跟治安的人聊防范,跟法制的人聊法条。”副政委刘瑞斌说,“吴向锋是个正直、正道、正义的人,他曾经跟我探讨过,为什么没人找他讲情?说明人们已经习惯成了自然。他办的案子,都是由法律管着了,在他那里法律就是天,谁也别想捅破它。”
  友善同事、孝老敬亲,是吴向锋为人处世的基本底色。十年前,他的老父亲罹患脑出血,躺在床上三年。他工作忙脱不开身,就请妹妹多伺候老人,他负责吃穿治病的费用。妹妹吴巧宁说起过往,眼泪打湿了衣襟。“我们家过得是土里刨食的日子,父母为了供我和哥哥上大学借了点外债。前些年,为了给爸爸看病,哥哥拉了几十万元的饥荒。但我哥哥从来不抱怨,说他尽忠我尽孝,咱俩都演好自己的角色,这辈子也就没有遗憾了。”

  
             新浪微博@河北公安网在某年母亲节邀请吴向锋写给母亲的话。 

  吴向锋的妻子在看守所工作,女儿是一家单位的劳务派遣工,普通的家庭,普通的生活,向锋很知足。“他家里没汽车,老家距县城三十多里地,每次回家看老母亲,都先坐城际公共汽车,然后再搭老乡的拖拉机回村。从来没有用过公车,也没给战友们添过麻烦。”局党委副书记邵宝申曾经跟吴向锋住对门,知道他是个过日子节俭的人,为了不欠人情,很少请客也很少吃请。生活上干干净净、做人上清清爽爽。”
  “吴向锋是个好人、好警察,他的忠诚是刻骨铭心的,他的尽责是义无反顾的。要衡量他的言行,你可以翻着党章对照。”王俊申介绍说,“我们局已经连续15年命案全破。向锋当刑警大队长不到两年的时间,除了侦破常规案件100多起,还主侦破获了多起积案。就算是他不是党委委员了,不主管刑侦了,全局所有大案要案的侦破也都包含着他的心血和汗水。可是他立功受奖并不多,那都是因为他把功给让了。用他的话说,‘把功让给年轻人,能够鼓舞斗志’!”
  2020年4月14日17时56分,吴向锋在微信朋友圈发出了最后一条信息:“扫黑除恶,我们抓人,破案;包括之前办理的案件,抓了好多‘老板’。如今,‘有些人’利用这个防疫机会,堂而皇之,给乡政府、派出所送防疫物品。警醒,讲政治,时刻不能忘。”
  “这就是向锋的风格,政治坚定,眼光敏锐,胸襟坦白。”武强县公安局政委班珏说,“我们看了下他的朋友圈,这次新冠病毒疫情阻击战打响以后,他发布了179条信息,有警情提示、历史上的今天、安全提醒、开卷有益等等。可以说,他始终是一个充满正能量的人,他不仅自己主动发好公安声音,还及时发掘宣传民警忠诚履职、服务群众的好故事,就像是一面催人奋进的战鼓。”
  现在,这面“战鼓”永远地睡去了。但他曾经的激越豪情、曾经的拼搏奋斗、曾经的铁血柔情,依然轰鸣于于人们的记忆中,作响在滏阳河畔……

0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