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沉甸的责任,一颗炙热的警心,
  一段真诚的对话,一个辗转的过程,
  完成一件暖心的事情,见证的是人民警察时刻将群众的事系于心上,用行动守护着百姓的平安。近日,乐亭县公安局汀流河派出所民警几费周折,在警灯辉映下,用真心真情照亮着少年回家的路。
       事情并非离奇,但情节却有些曲折和让人感动,经过是这样的:
  4月30日20时许,忙碌了一天的民警,边整理着手头的材料,边简谈着“五一”小长假,这时报警电话响起,电话那头传来着急的声音:“派出所吗?我们在平青大公路边看到一个孩子,拦住我们的车说要搭车,看上去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只说了姓任。”正在值班的民警欧阳毅、金立功接警后赶紧放下手材料,立即驱车前往事发地点。
  当民警到达现场,发现在路边几位过路行人看护着一少年,男孩身穿白色运动衣。平青大公路,是通往外县、市的主要运输道路之一,日常载物大车川流不息,加之天色漆黑,如真如报警所说一个孩子路边徘徊甚至拦车,其危险可想而知。民警当即问询有关情况,报警人称:“孩子好像是跟家人吵架了,自己跑出来的,问啥都不说,就说想搭车去县城。”说完了解的情况后,几位路人把孩子放心交给警察,便继续驾车赶路了。
  因为天黑车多,为更安全起见,民警随后把男孩带到警车里,见他脚上穿着拖鞋,初步判断男孩应该是附近村庄的,离家后没走出太远。民警便问孩子的家庭情况,但孩子坚持沉默着、执拗着,始终不说自己叫什么,是哪里的,更不愿说出父母的姓名等其他情况。
民警欧阳毅立即将情况上报给所领导,所长赵向军非常重视,命令欧阳毅联系周边各村干部,看是否村内存在儿童走失的情况,并同时安排所内其他民警展开联系工作。
  此时,民警已把警车开到路边一处开阔地。在联系等待的时间里,民警欧阳毅仍旧耐心的和男孩开始谈心,尝试去更多了解情况。也许是心情有了些许平静,或许因为天黑感到有点无助,孩子终于开口了:“我要离家出走,我要去北京闯荡!”,民警听得出这句话是明显是带着气说的。
  民警问:“你叫任什么?”,孩子再一次陷入了沉默。
  民警凭借对辖区的了解,知道附近有任姓的村庄并不是很多,就是每个村子联系一遍,就算再费周折也要联系上孩子的家属,天这么晚了,家人肯定着急,当然更希望能从孩子的嘴中再得到些有价值的线索。
  十分钟后,第一个赶到的村干部看了看孩子,说不是他们村的。民警继续和孩子谈心。所长也在一直问询进展情况。
  又过了大概十分钟,另一村的村干部赶到了,仔细看了看孩子摇了摇头说:“不是我们村的。不会是**村的吧?”孩子听了以后把头埋在胳膊里,民警观察到了这一动作,心想差不多对了。便立即打电话给**村张书记。
  “张书记啊,你们村有没有离家出走的孩子,十四、五岁?”民警电话中问到。
  “哎呀!有!我们都找半天了,哪呢?”
  过了十分钟,民警见一群人有的骑摩托车、有的骑电三轮、有的开车陆陆续续从繁忙的平青大公路东侧穿了过来。赶来的张书记下车后透过警车车窗看了看孩子。
  “终于找着你了!走,快跟舅爷爷回家。”张书记一眼就认出了孩子。“我不回家!”孩子还是在生气。
  正说话的时候一位女士哭着从电动车上跑了过来:“我的儿子啊,你可让我好找啊!快跟妈回家吧,妈错了!”孩子执拗了会还是心软了,下车了。
  孩子的舅舅、叔叔、爷爷全来了,民警了解到,他们在孩子离家出走后把附近的滦河大坝、河里、亲戚家能找的全找了。终于找到了。几位亲友对民警千恩万谢,民警也在临行前对孩子的家长对教育方法上进行了提醒。
  孩子跟着亲属登上了回家的车,还时不时回头看看和他谈心的民警,这一次他主动挥了挥手。
  原来“小任”今年14岁,晚饭的时候被爷爷骂了几句,正值叛逆期的他想要离家出走,甚至想走其他极端。一个人穿着拖鞋从村里走到了紧邻平青大路的**村,因身无分文便在路边拦车,想搭车去城里同学家,然后再借钱坐车去北京闯荡,目的就是想让家长尝尝失去自己的滋味。因为自己有一个妹妹,家人的关爱都给了妹妹而忽视了自己,爷爷对自己又是严要求。刚刚青春期的“小任”便做出了这个荒唐的决定。
  “所长,孩子被家长接走了。”民警第一时间跟所长汇报了情况。
  民警也长舒一口气,经过将近两个小时的疏导和寻找,迷途的少年终于在民警和各个村干部的接力下回到了家。此时的警灯闪烁的更亮、更远。(文中除民警外均为化名)
  警方提醒家长:处于青春期的孩子也正值叛逆,家长对孩子成长中的思想动态要多加关心关注,及时跟进并多进行沟通,善于发现孩子发生的变化,做好思想教育和心理疏导,遇有情况要冷静分析,不要责骂甚至动手,要多鼓励和正确引导。一旦发现未成年人走失,要第一时间向公安机关报警求助。

0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