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龚贺  

  五纵四横的区域道路分布,十条能直通北京的国省县(区)三级通衢要冲,128名兄弟的日夜四班三运转,3502人次的坚守,275927车次的筛查,548713人次的检测。从大年三十河北省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起,到大年初三全员集结完毕奔赴一线战场,再到正月二十九晚九时完成撤岗任务,这就是我栾城公安在这场全民防控共同战“疫”中十个路口检查站“战绩”也是向这个零感染之城递交的一份答卷。
  我是一名参加过青海玉树抗震救灾、格尔木昆仑山腹地温泉水库抗洪排险的老兵,也是20岁就光荣的加入中国共产党,拥有11年党龄的老党员。在这次突然打响的疫情防控保卫战上,作为一名老兵、一名老党员有幸被组织抽调到了前沿指挥部——局疫情防控办公室,让我有机会更加全面的看到了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下,公安各条战线上兄弟们奋战青春的卓越风采。
  栾城公安的第一战线当属通衢要冲的十个检查站。每天在这个战线上有128名警务工作者随着医务人员对来往车辆、人员进行筛查检测。最近在抖音上热播的段子是被T恤封禁的身材,搁到检查点想象中应该就是被棉袄封印的身材。毕竟,正月处于四九正是隆冬正浓之时。然而现实一定会给你一个响亮的脑瓜崩。因为在这里,战友们穿的很少,飒爽英姿迎风挺拔,既风采又昂扬,停车、拍照、量体、放行,一套动作既规范又迅捷。
  冷吗?如果你问他们。他们一定会告诉你——不冷!为啥?因为活动多啊。有的战友还会调侃某某人说,集结当天到岗时他怕冻着,穿的里三层外三层的,没想到八小时下来,我们一个个神清气爽的,就他一个在旁边瑟瑟发抖。原来他的棉衣湿了干,干了又湿,八个小时在岗上走动着不显什么,当一停下来冷风一浸就凝结成了冰晶,热乎乎的身体一碰这硬邦邦的棉衣,瞬间就是一激灵。有了前车之鉴,后来上岗的战友就没有一个穿棉服的,顶多在来回路上身外套一件刘德华同款大衣。
  栾城公安的第二战线应该就是各基层所队一线了。他们的任务最繁重,不仅要保证日常接处警工作,还要深入辖区社区、村庄应对疫情可能扩散等潜在的危险。他们有的是双警之家,有的是警医之家,有的是军警之家,但更多的是普通人家。他们的父母多已过壮年,早年间为了养活他们这些子女,透支身体吃过的苦到了暮年多是病患缠身。他们有的妻子身怀六甲,大多子女尚幼,平时难得一家子其乐融融。正月本该是一家团聚尽孝育子的时候,没想到一纸集结命令下达,他们决然地放下了一家团圆的碗筷,放下了对父母妻子的内疚,放下了儿女瞪来幽怨的眼神,头也不回地投入到了这场战斗。
  柳林屯派出所有个户籍民警,她的丈夫是另一个派出所的副所长,夫妻俩有两个孩子,老大上小学,老二正在咿呀学语。平时一家四口很难团聚,本来夫妻俩商量好趁着春节假期,一家四口好好团聚一下,连旅行团飞机票都预定好了,没想到突然爆发的疫情打乱了他们四口之家的短暂温馨,一纸集结令夫妻二人便纷纷走上了自己的战斗岗位,整个正月都未见面。
  交警大队有名辅警,他的妻子是一名医务后勤工作者,湖北疫情扩散前就已经投入到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他的母亲是胃癌晚期,经历了两次大的手术后,体重也从130斤降到了不足60斤,他准备这个新年假期好好照顾一下母亲。没想到大年初二,全员集结令下达了,接到命令后他很纠结,怔怔的盯着集结令。他很想辞职去照顾病重的母亲,然而他又真的舍不得这身警服。他的父亲看着发呆的儿子,走过来对他说:“去吧,我没什么文化,但是现在村子都封了,作为交警现在社会更需要你们,你妈有我照顾呢。”他的妈妈也用微弱的声音跟他说:“去吧,我没事。”看到父母坚毅的眼神,第二天,他向父母磕了头,毅然决然地踏上了战场。只是他没想到,这一别竟是永恒。一个月后在一线的他惊闻噩耗。捧着手机看着与母亲的合影,铁打的汉子沉默了好久,最终他在朋友圈里写道:“母亲一路走好,另一个世界一定要幸福,儿维家”。我知道他一定是对母亲思念的,因为有家才有他,有父母在他就依然还是个孩子;我也知道他一定会寸步不离这防控第一线,因为他是战士那是他的战斗岗位。有国才有家,只有国好家才无恙.......
  栾城公安的第三战线无疑就是我们这些未在最前线的“大后方”了。说是后方,其实也在前线。保障公安工作日常运转,统筹兼顾战疫前线,这就是我们的战场。说是战场,其实也是日常。我们食堂的大师傅做的饭菜喷喷香,以前我们总是眼大肚子小,打得菜多饭少,饭量小的同事偶尔菜打多了馒头只吃一小口整个就扔进了泔水桶浪费掉,气的大师傅吹胡子瞪眼的,有时还要站在泔水桶前盯着。自从传来一线的战友们饭菜也是食堂配送,每次预留的饭菜不够前线吃大家伙儿常吃泡面充饥后,食堂打饭画风突变。馒头不够吃,米饭少了,泔水桶里剩饭更是少的可怜。预留给一线的饭菜成倍增多,大师傅却犯了难,以为自己的手艺退步,不合大家胃口,郁闷了好几天。
  防控一线什么物资最紧张,无疑是口罩。为了保证一线口罩充足,局里将口罩统筹调配保证一线用度,就这样依然是捉襟见肘,指挥长也好,警务保障室主任也好,每天醒来第一件事一定是“去哪协调购买口罩”。而我们这些“后勤兵”也都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每次回家我妈都要叮嘱我:“口罩的事你不用管,千万不要给组织添负担。”然后,她就利用每三天一次外出购物的机会,天不亮(也就早上六点半左右)就出门,在小区门口药房排队买口罩,买上后再去购买家中生活物品,口罩是拿回来给我用的。看着老母亲辛苦,我是直心疼,她却笑笑说“你老母亲我当年也是做过民兵班长的,这场疫情是全国性的哪有前方后方之分,不出门不扎堆不给国家添乱就是做贡献,现在我三天还能出去一次,还能为你这‘一线’战士保障一回军用物资,还能出去‘放放风’我多值啊。”母亲的话让我突然想到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这句话。这句话很短,短到仅仅只有八个字,这句话又很长,长到你真的要用一生去解释。
  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发生,身边公安兄弟们的不遗余力,也让我对初心与使命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也许这就是从警之初面对警徽喊出的那句“矢志不渝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捍卫者,为维护社会大局稳定、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保障人民安居乐业而努力奋斗!”的最好诠释吧。

0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