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张璐,1997年出生,2018年从警校毕业后参加公安工作,成为邢台市临西县公安局户政科的一名民警。自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以来,我无时无刻不感受到国家的强大、人民的团结。第一时间号召,第一时间响应,涌现出一批批优秀的青年志愿者、一支支青年突击队。他们是“城市守门人”、是“第一响应人”、是“青春快递员”、是“社区守护者”……他们也有共同的名字,是中国的青年一代。我很庆幸自己也是他们中的一员。参与抗疫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也是青春时光里最宝贵的一段经历。

  
  1月24日,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持续在全国蔓延,我们的城市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没有了春节的热闹,取而代之的是前所未有的宁静。作为刚参加公安工作一年的青年民警,我决定放弃休假坚守岗位,投入到这场抗击疫情的战斗中。我将想法告诉爸妈后,换来他们的一阵沉默,过了一会儿,爸爸说:“好吧,你是我们最疼爱的女儿,但现在更是一名人民警察,爸爸支持你!”“一定要做好防护,注意安全。需要什么你爸我俩给你送过去,这是你自己在外面过的第一个春节,其实我给你准备了好多好吃的,就等你回来吃呢!”视频里,我看到妈妈的眼圈红了……
  一天,户籍大厅来了一位女士和一个男孩,这位女士称想要给自己的孙子办理身份证,我告诉她,“根据我国《身份证法》第七条,公民应当自年满十六周岁之日起三个月内,向常住户口所在地的公安机关申请领取居民身份证。未满十六周岁的公民,由监护人代为申请领取居民身份证。你看你符合哪一个条件,对应办理就可以。”这位女士突然就情绪激动,在窗口大发脾气指责,“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为什么要求这么多,爷爷奶奶就不能是监护人了吗?是我们把孩子养大的!”随后开始泪流满面,我一边安抚她的情绪,一边询问具体情况。通过交谈得知她叫任某某,她的孙子叫修某某,今年马上要15岁了,想在中考报名前尽快办理身份证。但是现在因为监护人的问题无法办理身份证。孩子的爸爸妈妈已经离婚了,孩子的父亲有精神障碍,母亲也早已改嫁,孩子跟随他的爷爷一起在老家生活,她在县城打零工维持一家人的生活。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她不能够理解公安机关为什么不让她的孙子办身份证。
  听她说完以后,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仿佛又回到我首次办理身份证的时候,我的妈妈带着我去办身份证,当时的我还对户籍姐姐说,我长大了也想穿和你一样的衣服。思绪拉了回来,我先安慰她不要再哭了,平复情绪后咱们商量怎么解决问题。待她情绪稳定后,我向任女士解释了办理身份证的程序,同时留存任女士身份证复印件,修某某父亲的残疾证复印件,并书写了一份情况说明,让本人确认无误后签字按手印。拿着这些材料请示了科长,科长在核实确认后,通知“特事特办”予以办理。经与派出所联系,请其前往派出所办理身份证。第二天,任女士又来了,我以为问题还没有解决,连忙问怎么了。却见任女士满面笑容,高兴地说:“我是专门来感谢的!我家小孙子再等10多天就能拿到身份证了!”
  这件事情很普通,它也许正上演在全国各地的派出所内,但是这是我第一次全程接待,独立想办法处理的问题。能够帮助群众解决问题,能够得到群众的信任,使我信心满满,非常开心。
  户籍窗口没有惊心动魄的侦查故事,也没有血染衣襟的英雄壮举,平凡的窗口工作只是每天面对着形形色色的人,碰到各式各样的问题。政策他们听不明白,我就多解释几次;需要的材料他们记不住,我就给他们写好。我相信“将心比心,以心换心”是可以取得群众对公安工作的信任与支持的。
  身穿藏蓝,便如身披星辰大海,坚强果敢,一往无前。头顶警徽,便是责任如山,满腔热血,初心不改。

 

0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