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讯(裴健伟)疫情在前警察战,疫情不退警察伴。在这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战疫中,迁安公安的辅警们勇敢逆行,为阻断疫情传播谱写了一曲曲感人乐章。
           曲目一:忠诚卫士前奏曲
          “车往前上,排好队,不要着急。”“逐车检查,请打开车窗和后备箱。”迁安市北冷口防疫检查站前,辅警王阿楠戴着口罩,用沙哑的声音指挥着车辆,相同的话他每天要重复上百遍。自全市疫情防控工作开启以来,他毫不畏惧,积极响应单位号召,哪里有需要就冲向哪里,守卫着迁安的东大门。
          北冷口是连接迁安与青龙、承德等外县市的咽喉,过往车辆多,且地处山地,天气寒冷,尤其是后半夜,虽然已经是初春,但身上穿两层棉衣仍能冻透,脚上穿着户外厚底棉鞋仍然长了冻疮,但他没有一句怨言,总是提前到岗接班,而让接他岗的同事在家多休息一会再来。妻子是一名医生,也在抗疫一线,他们只能将年仅4岁的女儿交给父母,转眼已近30天没有见到过孩子;实在想女儿了,就拿出手机,隔着屏幕,亲亲女儿那可爱的小脸;夫妻二人在工作休息间隙,通过微信互相叮咛,彼此鼓励:“记得戴好口罩,记得多洗几遍手。”
           曲目二:永不言退奏鸣曲
          “我是一名共产党员,只要岗位有需要,我可以克服任何个人困难;去抗疫一线执勤站岗是我的职责,必须义不容辞!”政工监督室文职哈福超如是和科长李兴水争辩着。1月28日一线检测点执勤通知下来之后,政工监督室人事科李科长很是犹豫:本来科室就剩哈福超一个男同志了,而且他家的实际情况是大家都清楚的,年前父亲遭遇车祸去世,母亲瘫痪在床没有自理能力;家中两个孩子,大女儿10岁,上小学三年级,每天都需要辅导功课,小女儿也才两周;爱人在银行上班,加班是家常便饭,这次抗疫疫情期间也参加了单位一线工作。
          第二天,李科长正琢磨调配科室工作,没想到哈福超就笑呵呵地走到他跟前说:“李哥,我们昨天连夜开车将两个孩子送到了沧州姥姥家,家里也请了护工全天看护老母亲,所以,我可以轻装上阵了。”一时间,堂堂七尺男儿的李兴水,眼角竟也湿润了。“那行,小哈,有什么困难随时和组织说。”“好嘞,哥!”
          一个多月过去了,哈福超没有提过一个要求。哈福超是回民,吃饭不方便,他每天早早起来自己做好饭,拿到执勤站点,可每次都是怎么拿去的又怎么再拿回来。爱人问他:“怎么又没吃饭?”他总是呵呵一笑回答说:“今天同事有点事,我替他来着,忙着忙着就忘记了。”“你也真是,难怪最近总问我胃药在哪里。胃是三分药七分养,你要自己多注意才是!”妻子每次都是嗔怪他,可又拿他没有办法。
          曲目三:青春无悔进行曲
         “我是一名普通的辅警,就想把每天必须干的工作干好,让大家平平安安的。”辅警赵长亮坚定地说。在迁安支线西入口防疫检查站,赵长亮和战友们24小时不间断轮流执勤,他严格遵循“车车必查,车车必看,人人必查,人人必看”的疫情防控制度,没有一丝一毫的松懈。饿了,就吃一碗泡面裹腹;冷了,就搓搓双手“摩擦取暖”;困了,就在路边跑两圈。周围的同事都没想到这个90后的小伙竟然这么能吃苦,尽管下着雪,气温很低,他依然站在岗位上,穿着防护服,戴着口罩,焕发着青春的力量!
          为了协助各村管的住、管的好,确保抗疫工作不出任何纰漏,辅警裴江涛和他的战友不怕危险,主动请缨坚守防疫管控第一线。疫情防控战役打响以来,这个92年出生的小伙没有休息过一天,没吃过一口热饭,始终坚持吃住在单位,随叫随到。每天他早早的就和战友们到辖区开展巡逻防控,第一时间帮助各村解决发生的问题,每天不厌其烦地给群众做劝导、排隐患,极大的减轻了各防疫检测点的压力,有效保障了疫情防控工作的顺利开展。亲人朋友们问他:“每月拿着不高的工资,你这么拼命,值得吗?”他平静地说:“人这一辈子不能什么都用钱来衡量和评价,公安工作我从心里喜欢,再清贫,我永不言退!”
           曲目四:铿锵玫瑰宣叙曲
          深入开展大流调大排查工作,是深入查找疫情防控风险点隐患点的关键措施,任务繁重而艰巨。随着工作强度越来越大,加班时间也日益剧增,公安战线全员休假,全员到岗。连续奋战的30多天了,辅警周远的胃病又犯了,为了不耽误工作,她什么也没说,随便吃了点药就跟往常一样继续开展工作。像所有男同事一样早来晚走,随时加班。随着时间的推移,周远的胃痛由轻微变得严重,病情也是反反复复,终于有一天,她扛不住了,家人将她强制送往医院。医生建议住院观察、休息,但是周远还是放不下工作,她说,自己可以忍忍,吃点药就没事了,不用住院。仅仅休息了两天就又重新返回了自己的工作岗位。“我不能掉队,不能拖大家的后腿!”她就这样一直坚持着……
           曲目五:铁骨柔肠小夜曲
          “妈妈,我再也不要新玩具了,你别上班了,在家跟我玩。”“妈妈,我再也不要好吃的了,你不用上班赚钱了,就在家陪我吧。”每每听到自己不到3岁的小儿子向她这样说,她总会愧疚的回复孩子:“等外面的小病菌被妈妈打跑了,妈妈再陪你一起......”辅警邵爽说起这些的时候眼里含着泪花。连续工作30多天,她都不记得最后一次给孩子做的饭是什么,不记得最后一次亲吻孩子是什么时候,不记得最后一次给孩子讲故事是什么内容了。每天早上上班时,孩子还在睡梦中,她要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赶紧上班,不然孩子就会紧紧抱着她不让妈妈上班;到了单位,统计数据、报送报表、排查涉疫人员信息,事项繁多杂乱,一忙就是一整天,晚上经常工作很晚才回家,回到家孩子也早就睡着。但她从不喊累,不叫苦,她坚信疫情很快就会过去,很快她就又能陪孩子一起玩耍了。
          就是这样一群警营里的“警察”,就是这样一个个乐章的“音符”,他们日夜奋战在各个检测站点保全市稳定,奔赴在街头巷尾护治安和谐,坚守在抗疫后方做好保障。虽然不是民警,但他们深知,不同的臂章,却有相同的初心,付出同样的坚守,纵是辅警,也能谱写出优美的乐章!

0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