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义  

        屈指一算,我已写了整整50年稿了,当年不少县区与我一同从事公安宣传的同行如今已很少在报上见面了,而我还是常见“本报讯”,屡发“豆腐块”,虽说也已退休,但仍未放下手中的笔,不少熟悉我的人都说我是公安宣传战线上的“常青树”。  

青年时期得到历练 

         我从小学开始就喜欢写作,还特别爱看报纸,并好奇在报纸上发表文章,从那时起我就试着给报社投稿,曾获得过《中国少年报》报赠给的一枚珍贵的《毛主席语录书签》。上中学后,在老师及家人的鼓励下,我投稿的热情更高了,不间断地向《唐山劳动日报》投稿,报道学校的新闻。由于初学写稿,稿件根本谈不上质量,自然不会发表。虽然报上沒见过我一个字,但我并沒有灰心,仍投稿不止。曾在1969年被评为《唐山劳动日报》积极通讯员,报社奖励我一本红彤彤的《毛主席语录汇集》。从那时起,我义无反顾走上了新闻之路。
         1970年2月,我走出校门,被分配到首钢迁安铁矿。期间尽管岗位多次变化,但我的写作爱好始终没有扔。入矿第二年就开始在《首钢报》、《北京工人报》上发表文章。接下来,我的名字偶而也出现在《北京日报》上。1981年,首钢矿山公司党委办了一张《矿山通讯》内部报纸,我被正式调到编辑部当了一名矿报记者。不但负责每旬一期的报纸采编、校对、发行及通联工作,还要承担部分矿山公司的对外宣传,每天宣传报道的工作量相当大。那时,采访条件差,没有交通工具,只能靠两条腿和自行车,但我从未喊苦叫累,百里矿区到处留下我奔跑采访的足迹。
         由于我刻苦学习,实战历练,写作能力提高很快,我先后采写了大量矿山建设日新月异的新闻报道,除了满足矿报用稿外,还陆续发表在《工人日报》《北京日报》《冶金报》《健康报》等报纸上。除此之外,我还采访报道了不少矿山先进典型人物,当时成为矿山小有“名气”的高产记者。 

壮年岁月如鱼得水  

         1983年10月,我调到唐山市政府机关工作。期间我采写的一新闻曾发表在党报头版头条,采写的一通讯被评为河北省报纸好新闻二等奖。
         第二年,我进入古冶警营。这里是新闻报道的“富矿”,我如鱼得水,与公安宣传结下了不解之缘。“严打"战役中,每逢发生重大案件,不管白天黑夜,刮风下雨,我总是拿起采访本就走,和民警弟兄们一起摸爬滚打。无数次亲历破案,无数次参与对嫌疑人的审讯,在掌握大量素材的基础上,我挑灯夜战,奋笔疾书,写出一篇篇语言朴实,内容鲜活,有较强轰动效应的新闻稿件,及时准确地将民警们一个个动人的故事传播出去。30多年间,我采写了大量反映公安民警崭新精神风貌的新闻稿件,先后被中央、国家及省市新闻媒体采用达9000余篇。工作虽然很辛苦,但其产生的社会效益很大,我为此而做出的努力感到值得。
         有耕耘就有收获。走入警营30多年,我先后获得各类新闻奖项及省、市、区各种荣誉称号130多个,曾被评为“全省公安宣传思想工作先进个人”、“全市优秀宣传工作者”、先后荣获公安三等功6次。 

老年笔耕乐此不彼 

          前几年,我从公安岗位上退休后,领导和同事们都舍不得让我走,被单位返聘,继续干着老本行,并且工作热情有增无减,整天乐悠悠的,累并快活着。
          我常提醒自己,领导很看重自己,可不能因自己退了休,工作上有丝毫懈怠,对外宣传报道比不了其他工作,干与不干、干多干少,白纸黑字都在报纸上明摆着呢,稍有松懈就会落在别人后头。我从没拿自己当退休的看,而是一如既往,每天照样早来晚走,没有星期天节假日的伏案写作,平均每月在新闻媒体发稿在18篇以上,而且读者喜闻乐见的长篇侦破通讯居多,有时一天竟收获四五篇报纸刊稿儿。有不少读者“粉丝”在报上看到我写的稿儿后,还特意用微信给我发来热情洋溢的读后感,称赞我是“公安宣传战线上的一棵常青树”。
          现在,我仍然是老习惯,随时与基层所队保持密切联系,与民警广交朋友,及时发现报道线索,快速写出稿件。如今,只要案子一破,仍和年轻时一样,雷厉风行,深入一线采访,以至分局不少同事根本不知道我已退休。无论是星期天还是节假日,有不少线索还都是基层民警主动给我打电话告知的,我的手机俨然成了分局的“新闻热线”。我认为,自己人虽已退休,但是思想不能退,追新闻的脚步不能慢。
          今年伊始,面对突如其来肆虐的疫情,我不辞辛苦,不畏艰险,义无反顾奔向抗“疫”战场,紧握战笔,深入一线,采写了一篇篇民警战“疫”新闻,有的还刊登在《人民公安报》上,受到广泛好评。

0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