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讯(王晓义)屈指一算,今年58岁的刘惠平在唐山市古冶区拘留所工作已5年多了。其实,早在12年前他就被分局党委任职在拘留所,只是因为当时新所还没建成。2014年7月,新所建成后刘惠平如愿以偿走上监管岗位。如今,他用自己辛勤的汗水换来领导和同事们的赞扬,大家热情称他是尽职尽责的监所“老哥”。
  5年前,在分局机关干了几十年财务工作的刘惠平头一次走进监所时,面对严肃的铁门、高墙、监室的特殊工作环境以及违法在拘的各类人员,他多少有些不适应,这和自己原来的岗位可是“两股道上跑的车”呀。但这位老公安没有退缩,而是不辱使命,迎难而上,“转换机制”,虚心拜同事们为师,抓紧一切时间学习监所知识和规章,熟悉监管业务,很快进入了角色。
  监所无小事,安全最重要。这是刘惠平常说的一句话。而要确保监所安全,关键是取决于监管民警的责任心。刘惠平在所里年龄最大,患有高血压,身体也不如以前。可他作为一名所领导对工作认真负责,一丝不苟,处处为年轻同事做出榜样。特别是近两年随着执法力度的加大,被拘人员明显增多,所里的工作量越来越大,平均每天都有二三十人在拘。面对监管任务日益繁重,刘惠平没叫过一声苦,喊过一声累。用他自己的话说:“夜里在所里值班12点前没合过眼”。为了防止监室发生意外情况,一夜间,他不知要到各个监室门前观察多少次,他觉得随时看看心里才踏实。有时办案单位夜里送进人来,他也从不马虎,不但严格办理好各种法律手续,还要坚持“入所谈话”制度,促其法制观念提升。遇到情绪激动的违法人员,他就反复做好法制教育和思想疏导工作,一直看到被拘人稳定下来安然躺下他才放心离开。
  管教是监所的重要职能。近年来,刘惠平和他的同事们坚持教育助推转化,使法治的惩戒和教育功能并现。大庄坨乡某村中年妇女李某因占地和树苗补偿问题多次越级上访,并不听劝阻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被拘留后抵触情绪很大,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该人入所后,刘惠平和他的同事们没有训斥她,更没有放任不管她,而是多次和风细雨与她交谈,耐心倾听她的诉求,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与此同时,刘惠平还和牵头指导员刘文胜一起,不辞辛苦与相关部门协调后拿出了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李某很受感动,也认识到自己的行为是违法的,并主动写了息诉罢访承诺书。出所后她还特意给刘惠平和所民警送来一面锦旗。上面写着:教育入情入理,感化温暖人心。仅今年以来,刘惠平直接或与同事一起通过艰苦细致工作,就成功化解了这类社会矛盾纠纷及深挖犯罪30多起。
  “我作为一名老同志时时处处都应该起个带头作用,不能让大家伙儿说出啥来。”这是刘惠平发自内心的表白。他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其实,他付出的背后也是很艰难的。刘惠平家在林西,距单位较远。每次上班他早起6点多钟就从家出来,要倒两趟公交车,早7点前准时到班上,开始忙活一天的工作。他80多岁的老母亲前些天摔坏了腿,以至生活不能自理,每天需要他照顾。儿子、儿媳在外打拼,经常不着家,刚3周半的孙女、1周多点的孙子也都需要他和老伴看管,姥姥帮不上忙,况且老伴身体也不好,刚巧也跌伤了腿,真是越渴越吃盐啊!家庭负担可想而知。但尽管这样,刘惠平考虑的是所里人手少,“一个萝卜一个坑”,自已缺席就会影响所里工作。因此,他硬是克服困难,坚持盯班上岗,不但没请过一天假,就连年休假也己连续几年没休过了。刘惠平虽说还有两年半就要面临退休,但他丝毫没有懈怠。他说:“我原来咋做,做到最后”。
  刘惠平可贵的工作热情,忘我的敬业精神,受到领导和同事们的一致好评,他不愧为是一名尽职尽责的监所“老哥”。

0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