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义 

  又是一个重阳节。我写此文作为对老妈的怀念。我老妈平时有三个特殊的爱好,就是爱听爱看新闻、痴迷抗战老电影、倡导洁身自好家风,并且几十年都是这样,这也是我老妈的生活乐事。
  爱听爱看新闻。记得我小的时候,家里有一台木质壳的老式收音机。每天早晨6点半,我妈总是准时打开收音机,收听中央台的新闻广播,晚上7点还要准时收听全国新闻联播,从中了解国家大事。听完之后,老妈往往还要和一家人议论消化一番,有时甚至说的津津乐道。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中印边界之战、中苏珍宝岛事件、七十年代的对越自卫反击战等,老妈对此新闻都十分关注,并对入侵者表示极大义愤。
  我记得,唐山大地震发生后,救完人后开始扒东西时,老妈让我先把她的那件“心爱之物”扒出来,很快已砸坏的收音机找人修好了。供电也恢复后,我妈在地震棚里又开始每天坚持收听党中央关于抗震救灾的声音,从中受到极大鼓舞,坚定了生活下去的信心。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电视机开始进入寻常百姓家,但当时不好买。我结婚后买了台12英寸“松下”黑白电视机,放在我妈屋,老人家欢喜的不得了,从此我妈由听新闻变为连看带听了,能不高兴吗?打那以后,每天开电视看新闻成了爸妈生活中的第一要务。再后来,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家里又有了流光溢彩的大彩电,老人家看新闻再次提档升级了,也更逼真了。我妈虽然没啥文化,识字不多,但通过看新闻了解国家大事,老人家看问题有了一定的“政策水平”,明显目光远了,眼界宽了,懂得多了,啥事都能看得开。
  我妈获得新闻渠道不仅仅是电视,还有一个重要途径就是从儿女及晚辈口中。因为大家都知道老人爱听新闻,平时我们到家的第一件事都要给我妈说说当天的新闻,有本地的、外地的、甚至是世界的,哪怕是只言片语,我妈都听得津津有味。我本身就是搞公安新闻的,每当我局破获了啥案子我都要和我妈念叨念叨,老人家特别爱听。
  近几年,我妈已是90多岁高龄了,但她头脑依然清晰,尽管身体也偶有不适,但爱听新闻的习惯没有变。到后来我妈眼睛患了白内障,看电视新闻眼睛怕光刺激。基于这种情况,为了满足我妈爱看新闻的愿望,我们姐几个商量,干脆订了一份《唐山劳动日报》,每天轮流给老妈读报说新闻。打那以后,家人手不离报纸,老妈听的十分认真,还时常发问,有的还要刨根问底。家里没人时老人家就拿着报纸翻过来掉过去自己看,看上边的照片,看自己认识的几个标题字。正是老妈爱听爱看新闻潜移默化地影响和鼓舞着我从小走上了新闻之路。
  痴迷抗战老电影。几十年来,老妈观看抗战老影片,总也看不够,并且到了痴迷程度。象《地雷战》《地道战》《平原游击队》《烈火金钢》《节振国》等经典片不知看了多少遍。那年月,不象现在这样有网络电视,想啥时看啥时看,想看哪个看哪个。尽管当时的电影院也时常放映,电影票也只有不足两毛钱,但平日节衣缩食的老妈还是舍不得看的,那年代到电影院看电影是一件奢侈的事。偶而街道来了流动电影放映队,一旦上演抗战老影片老妈那是场场不落。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自打老妈屋里有了电视,基本满足老人家看“打日本”老电影的爱好了。中央台6频道是电影频道,因那时没有电视节目报,老妈只能天天打开这个频道盲目地找,只要遇上打日本的老电影,老妈就会锁定这个频道,津津有味的看起来,老妈还经常会随着影片情节议论一番。每当看到日本鬼子杀人放火,老妈总是骂他们没人性,是强盗。每逢看到《平原游击队》中的李向阳、《地道战》中的高传宝、《地雷战》中的赵虎、《烈火金钢》中的史更新、《铁道游击队》中的刘洪以及节振国等八路军抗战英雄怒杀鬼子兵,老妈总是赞赏不已,开心的经常呵呵乐出声。尤其是每当听到《地道战》中汤司令那句献殷勤日本鬼子的经典:“高,实在是高”,老妈总是鄙视地嘲笑一番。后来,有了电视节目报,老妈嘱我每周必买,老人家不识字,就让我给他查看各电视台播放“打日本”老片的时间。
  自从家里有了电视,老妈如鱼得水,越看越上瘾,一部老电影看不完不离身。老妈对这“家庭电影院”感到既神奇又快活,逢人便说,我在家就能看打日本老电影了。那年月,电视还是新鲜物,有钱都不好买,老妈就经常叫来左邻右舍的邻居来我家和她一起看老电影,分享快乐。后来,从老妈自言自语的电影“观后感”中,我也弄明白了其中的缘由。老妈之所以对打日本的抗战老电影情有独钟,如此痴迷,主要缘由还是出于对日本鬼子的国恨家仇。老妈亲眼看到、亲身经历过日本强盗的犯下的种种恶行,这血海深仇老人家一直牢记在心。我想这或许也就是老妈爱看打日本影片的内在情感吧,实际上也是一种爱国情怀啊。
  值得一提的是,在老妈的影响和“感染”下,多年来我也特别喜欢看抗战老电影,并且也上了瘾。那些年除了经常陪老妈老爸从电视上看抗战老电影外,我还特意买了一台DVD,在市场上买了不少抗战老影片光盘,也向同事借了不少这方面的影碟,一有空儿就在家中放一部看,真是百看不厌啊。就是现在只要电视上播放抗战老片,我也照样“绝不放过它”。
  倡导洁身自好家风。我老妈出身贫苦,一生省吃俭用,日子过得紧紧巴巴,却从不稀罕别人的东西,不贪别人便宜,凡事都是宁可自己吃亏,以廉为乐,这也是老妈又一特殊爱好。老妈有两双儿女,如今我们姐儿四个及小辈,分别工作在教育战线、国企单位、政法机关、医疗部门,老妈经常用身边的反腐案例教育我们:“你们多少都有点小权力,可要夹着尾巴做人,千万不能贪,够吃够花就中了,钱多了没用,喝凉水,花赃钱早晚是病,不贪不占黑夜睡觉也踏实”。在老妈的谆谆教诲下,我们当儿女的个个严于律已,在各自岗位上努力工作。
  老妈不仅经常教育儿女洁身自好,自己更是率先垂范,有一件小事儿让我至今难忘。我妈“朋友圈”里有一个老邻居,也80多岁了,我叫她婶儿。平时婶儿总和我妈在一起待着,老姐俩无话不说。婶儿的户口在古冶区南范,而老人家早已在唐家庄定居,有点啥事老人跑着忒不方便。一天,婶儿把想动迁户口这事儿和我妈念叨了。随后,我妈又跟我说了。因不违反原则,又符合有关规定,我很快把户口给婶儿办好了。没想到,第二天婶儿带着一堆礼物看我妈。我妈说啥不收,但婶儿硬是把东西放地上就走了。中午我刚一进门,脚跟还没站稳,我妈便立逼着我把婶儿的礼物退了回去。我知道我妈的为人和秉性,她从来不收别人的东西,这是老人家的一惯做法。这次“不明事理”的婶儿又“撞枪口”上了,也在情理之中。我打心眼里佩服老妈的为人。
  老妈的特殊秉性和言传身教对我们晚辈的影响是不言而喻的。我在公安部门工作几十年,还长时间担任一定的领导职务,在其他人看来应该是“肥得流油”,可我一尘不染。或许没人相信,我除了每月工资外,没有一分“外捞儿”,这一点熟悉我的都知道。没有暖气、只有几十平米的楼房一住就是十几年,花四块钱买的太阳能热水袋用了多年,早已淘汰、稀里哗啦的木头窗户一直在阳台上长着。一台黑白小电视一看就是十几年,这么多年一次也没打过车。物质生活上虽然不太富有,但我精神生活却感到很充实,很踏实,因为我践行了老妈的以廉为乐的美德。我女儿自从穿上法官袍那天起,我老妈就经常叮嘱她要“踏踏实实为老百姓办事,干干净净做人”。孙女记住了奶奶的教导,在基层法庭领导岗位上处处严于律己,坚持依法办案,热情为群众服务,受到百姓称赞。
  (作者单位:唐山市公安局古冶分局)

0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