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起几十年自己义无反顾奔跑追新闻的流金岁月,我感慨万千。新闻陪伴着我从少年走向青年、中年,直至今天已步入老年行列。屈指一算,我仅在公安机关就写了35年新闻,自然会有许多酸甜苦辣,但大多数都已成为过眼云烟,只是其中有几件事儿让我时常想起,难以忘怀,因为这里面有教训、有激励、有趣闻,使我在写作路上不断前行。
  记得那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长春路派出所境内发生一起恶性敲诈案,一署名“懂实惠”的恶徒将一封恐吓、敲诈信寄到辖区某村书记手中,信中声称:“我们要办一个厂子,需要现金15万,如不按时送到,将炸掉村干部的房子”,并约定送钱地点。民警经过与作案人斗智斗勇,最终破获此案,嫌犯系安徽省一来此地打工男子。我得知这一情况后立刻赶到派出所采访,写出一篇侦破报道《皖北恶魔的末日》,并很快发表在当地一家报纸上。
  案子破了,歹徒抓了,报上登了,这本来是件好事,可万没想到文中当事人看到报纸后却极为不满,主要是对文中描写他当时害怕心理的个别用词甚为恼火。竟认为是“贬损了他的形象”(当事人当时是个先进人物,所在村也是典型村),言外之意是文章“砍了旗”,大有“上纲上线”之势。文章见报第二天,乡长便带着村书记等人气呼呼地到分局告状。说实话,我当时也是“六神无主”了,不知出哪门,也很难预测事情会发展到何地步。乡、村干部走后,局长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我心里明镜似的,平时就一脸严肃的局长是要对我“兴师问罪”。还好,当我把刊稿的报纸一句句念给他听时,看得出局长紧皱的眉头立时舒展了,他认为稿子大方向没有错,内容也没有失实之处,只是个别形容词用的欠妥,但“并没那么邪乎”。很快在区委、分局领导的出面协调下,“砍旗”风波得以平息,当事人不但谅解了我还笑呵呵地与我握手言和。此事虽说领导没批评我,但我也从中吸取了教训,如今20多年过去了,再也没有发生这类问题。
  大家都知道,新华社是国家通讯社,凭着它最具权威、最先进的传媒手段,发布新闻当然是最快捷的了。可是,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我一通奔跑后写出的一篇新闻竟然抢在了新华社的前面,发表在省会一家报纸上,成为当时在国内名副其实的独家新闻。
  记得那是2002年春,古冶发生一起重大火灾,造成多人死亡。此事故当天经中央新闻媒体一报道,立刻引起全国广泛关注。随之而来,人们议论的焦点是对这起重大火灾的直接责任者该怎样进行法律追究。因此,我也一直在留心和关注事故的最终处理结果,并暗下决心一定要在不违反新闻宣传纪律的前提下,在第一时间告诉人们。当年的4月11日下午,古冶区法院公开审理这一重大火灾案。我怀着沉重心情旁听了公审全过程。下午4点半,公审结束。火灾案主犯犯非法经营罪和失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并处没收财产。其他3名被告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7年、3年(缓刑5年)。宣判完毕,我好比一块石头落地,立刻从公审现场跑回单位,抄笔很快写出新闻稿“唐山公审一起重大火灾案”,经领导审核后已经是晚上6点多了,我立即与省会一家报社联系,说明了情况,一位编辑听后十分重视,并嘱我将加急稿件传真过去。第二天一早,稿子在新闻版头条刊登。当天上午,新华社河北分社一位记者给我打来电话,核实询问了公审的有关情况。4月13日,新华社向全国播发了这一新闻通稿,内容与我写的完全一致,但比我在省会报上已登的新闻整整迟了一天。也就是说,我写的这一新闻抢在了新华社的前面。几天后,《人民公安报》也采用的是我传去的这篇专稿,没用新华社的通稿。
  高空讨薪一度被有些农民工识为最有效的维权做法之一。前些年,古冶每到年底几乎都要发生一两起这样的“危情”,也成为我追新闻的焦点。2014年底的一天上午,金山一建筑工地B6楼有人要跳塔吊。京华派出所接警后,民警带协警立即赶到现场。经与工地项目经理询问得知,欲跳塔吊男子因被拖欠工程款而爬上塔吊,以此向开发商索要工程款,当时该男子已站在塔吊顶上,距地面足有40多米,手抱着铁梯子且情绪十分激动,不停地喊叫着:“今天不给钱就跳塔吊”。民警看到男子站的位置十分危险,随时都有掉下来的可能。面对险情,现场民警和巡防队员显得异常冷静。他们边组织人员在塔吊下面铺设泡沫板等缓冲物品以防万一,边维持现场秩序避免发生其他事故。一民警与巡防队员则迅速跑进在建的B6楼内,一口气爬到该塔吊下面的12层在建楼楼顶。接下来,民警与巡防队员对男子进行了苦口婆心的规劝,从法律讲到家庭,从一时冲动讲到可能导致的严重后果,从正确维权讲到自己的责任。或许男子被民警的真诚所打动。经过民警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耐心劝导,男子终于放弃了轻生念头,从塔吊上安全下来至此,一起恶性事件化险为夷。
  民警和协警在关键时刻能够挺身而出,面对险情,沉着冷静,机智果敢,最终将一名爬到塔吊上欲轻生男子成功解救,从而避免了一起恶性事件,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践行了“人民公安为人民”的神圣誓言。我不顾严寒立刻跟进采访。没想到,稿子发出去不久,《人民公安报》二版头条便以《唐山民警爬上楼顶与讨薪人高空对话》为题刊发此新闻,在社会上引起不小反响。
  17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古冶区委宣传部的一位部长走进了我那又窄又小的办公室。当时,我正在柜厨前翻找稿件。这位部长惊奇地发现,仅1996年以来,光我写的新闻底稿就装了满满20袋,摞起来足有1米多高,全国各地新闻媒体寄给我的信件达931封,码起来足有1米5长,我保存多年的6大本剪报册放在一起也有2尺来厚,上面精心剪贴着我20多年来在各级报纸发表的稿件3000多篇。百闻不如一见。主管全区多年新闻外宣的部长吃了一惊后便是由衷的感慨。尽管遭到我的百般推辞,老部长还是执意当场拍了板,让全区的宣传干部到我的“斗室”现场参观。
  追新闻使我收获满满,不仅陶冶了情操,提高了素质,增长了才干,磨炼了意志,同时还结交了一批朋友,获得了一堆立功奖章和荣誉证书,尤其是市、区两级电视台都先后制作播发了我笔耕不辍的专题片,《唐山晚报》也用近整版篇幅报道了我。一时间,总是宣传别人的我竟成了“新闻人物”,真让我感动不已,始料不及。前几天,我参加一位同事家的“白事”,上礼时座在沙发上素不相识的四位妇女听到我的名字像是触电一样,感到非常惊讶,几乎异口同声地说:“诶呀,你就是王晓义?我们可是在报纸上看了你写的几十年稿了,我们是看着你的稿长大的”,我听后很受感动,连连道谢。正是这些领导的鼓励、读者的认可,激励我在警营用尽洪荒之力写作,不断负重前行。
  (作者:唐山市公安局古冶分局 王晓义)

0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