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11日下午,河北省邢台市公安局桥西分局中兴路派出所民警程存社,在值班期间突发心绞痛,猝然倒在工作岗位……
  程存社因公殉职的消息传开,战友和群众们都痛惜不已。在大家的心里,程存社是一个老兵、老警,更是一位只知耕耘奋进的“老黄牛”。他虽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故事,但从警中的点点滴滴,都映衬出这位“老黄牛”的精神境界。
  老兵的最后半天:忙着调处纠纷
  程存社1964年2月生于河北省南和县,1982年10月参军,1987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战士、炮兵学校学员、排长、副连长、团营房股助理员、股长、后勤处副处长。在人民军队,程存社就是一名军政素质过硬的优秀干部,曾经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经受过老山前线血与火的战斗洗礼,三次荣立三等功。
  1999年9月,程存社脱下穿了17年的军服,转业到邢台市桥西公安分局,成为中兴路派出所的一名普通民警。他把在军队养成的优良作风带到了新的工作岗位,很快就适应了环境,完成了从部队领导干部到普通民警的角色转变,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受到辖区群众的称赞和领导、战友们的好评。
  和程存社同班组的民警李小京也是一位营职转业军人,和程存社朝夕相处多年,对他非常了解和敬佩。李小京回忆说,7月11日,他们刚一上班,就接到几起警情。其中一起是在中兴大街地道桥西口,一出租车与一骑电动车的群众发生纠纷。他们出警后,将当事人双方带回所里,经过苦口婆心的劝说,最后调解处理。另一起是大约11点多,有群众报警称在中北世纪城4号公寓,有个房间不停地传出哭声。李小京与程存社感到事情重大,迅即赶往该公寓,通过排查找到传出哭声的具体房间,敲开房门,发现室内是一对青年男女。经了解,是在谈恋爱过程中发生口角。他们问明原委,经过大约一个小时的开导与调解,将事态平息。
  这个忙碌的上午成了程存社最后的工作记录。
  李小京一脸悲戚地说,“下午3点我带着一名被伤害人在市公安局伤情鉴定中心做鉴定,听说老程突发疾病,等我回到所里时,他已经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老警的作风:廉洁奉公
  中兴路派出所指导员王保胜说,中兴路派出所的辖区,外来人口多,商业户多,娱乐场所多,治安状况复杂,因而各种警情也多,尤其是晚上。值班期间,接处警密集,常常是整个晚上不能合眼。“警情多,警力不足,老程岁数大了,依然坚持值班,从来不说什么……每次出警还总是冲在第一线,每班三个民警,他总是抢着当主班,有时值班一天接处警20多起,他都一丝不苟的记录,及时认真地处置。”
  除了参与派出所值班,程存社的岗位还在社区,他做了17年的社区民警。管理的都是大社区,人员混杂。为了摸清底数,做好入户调查工作,他总是趁中午或晚上吃饭时间,一次一次敲响住户的门,了解情况,宣讲法律讲法规,直到饿得前胸贴后背,才骑着那辆破自行车赶回所里。一辆旧自行车他骑了十几年,还是在两年前,才买了一辆廉价的电动车。
  在工作上,谁都知道程存社是个原则性非常强的人。办案时秉公执法,不徇私情。不符合规定的事情,在他那里,绝对行不通。有人给“好处”他不收,有人搬来“有头有脸”的人来通融或施加压力,他照样不给面子。
  派出所的工作,多是默默无闻的付出。但危难关头,也有惊心动魄的拼搏。
  2016年7月19日,邢台遭遇特大洪水。灾情危急,程存社与战友们立即投入到抗洪抢险的战斗中。警车已被大水淹没,开不出去。徒步走出派出所,冶金路的水已经没过大腿根,五中街的水几乎已经到了腰部。水流湍急,自行车一倒下瞬间就被冲到几米开外。那一天,程存社与同班组的同志接了40多起警情,其中一起是五中街一名群众触电身亡。他和同事们迅速赶往现场,冒着生命危险,做了紧急处理。那天,老程和同事们24小时没有合眼。
  中兴路派出所民警刘兆瑞说,评价程存社可以用8个字:工作认真、生活俭朴。
  “老黄牛”的心里独独不装着自己
  程存社的妻子下岗多年,没有收入,儿子还在上大学,女儿出嫁不久。上面还有一个80多岁的老父亲。多年来,全家人就靠他一个人的工资维持生计,日子过得十分拮据。
  生活中,程存社的艰苦朴素是出了名的。程存社的爱人刘雪花说,存社这辈子给她留下的最深刻印象是,只要电话铃声响起,不管白天黑夜任何时候,他二话不说,穿起衣服就走。骑一辆破自行车,风里来雨里去。开始她还问问丈夫是啥事,存社总是说单位有急事,却不透露具体内容,后来她习惯了,也就不再过问。
  他从不买新衣服,他平时不是穿警服就是穿儿子不穿的旧衣服。直到女儿要结婚,给他买了件新棉袄,再买新鞋新裤子时,他坚决拒绝了。他20年前转业时穿回的一双皮鞋,舍不得扔,下雨天还踩上……他自己节俭,对别人却不吝啬。对于家有困难的亲友,他是想方设法予以周济。他的老父亲还生活在南和农村,每逢休息日,程存社买鱼买肉,动手做些好吃的东西,倒两趟公交车,去看望在南和县农村的老父亲。
  同事们都知道,程存社是个有情有爱有温暖的人。派出所为了节省开支,没有雇用炊事人员,每个班组值班时都是民警轮流买菜做饭。程存社以自己擅长烹饪为由,主动包揽了做饭和刷锅洗碗打扫卫生的任务。不管前一天出警到多晚,甚至是凌晨三四点,他都准时在次日早晨六点起床,把饭做好后,再叫醒大家一起用餐。
  程存社的女儿程一鸣回忆,印象中爸爸经常在大年三十值班,别人都是一家人看春晚吃年夜饭,她和妈妈、弟弟只能通过视频和爸爸说上几句话。爸爸工作忙,有时候周五值了个24小时班,周六下午两三点回家,匆匆煮一碗面条就又回单位了。今年5月份体检,程存社查出血糖偏高,女儿特意去药店给他买了一盒苦荞茶,程存社还未及饮用,就溘然长逝。
  程存社因公牺牲后,各级领导高度关注。公安部政治部、公安部治安局、省公安厅、省公安厅政治部、省公安厅治安总队、邢台市公安局、桥西区委和区政府等单位送了花圈。公安部政治部、公安部治安局、省公安厅、省公安厅治安总队发来了唁电。7月17日,程存社同志的遗体告别仪式在邢台市殡仪馆举行。哀乐声声,白花朵朵,寄托着深切的缅怀和无尽的哀思……

0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