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荫庄   
  孙辈们放暑假了,我得闲又回归乡下老家。   
  原先隔壁一长辈,己移居乡庄的北头。他是共和国的老兵,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他是运输连的,负责往前线送军需。早年,听这位老兵讲过好多战斗经历,而印象极深的,正是他在朝鲜战场上的故事。   
  又逢“七一”,打听到老邻居正巧从女儿家回归。下午,我急不可待地拜访了老人家。老人已年近九旬,一头银发,神采依旧,言来话往间,老人又说到朝鲜战场的旧事,他依然如数家珍地诉说着,仿佛说着昨天的故事。   
  那时,在朝鲜战场上,志愿军还没有绝对的制空权,美军的“黑寡妇”“油挑子”飞机肆无忌惮低空飞行,只要发现一个人在公路上,即俯冲下来,突突突一梭子子弹。   
  夜幕低沉,志愿军的运输队才得以行进。盘山公路上,灯光起伏,前后绵延,光亮成练。突然,一声枪响,车队顿时灯光全熄,马达声止。原来敌机来了,稍许,又是一声枪响,瞬间灯光齐现,敌机飞走了。这是韩先楚将军的指令,由公安部队负责夜间防空警戒,一旦敌机袭来,鸣枪为号,敌机飞去,又是枪响,车队就急进。   
  难忘那年七月一日,才入党两天的老兵和车队上路了。夜空中,突然划过了一串红色信号弹,敌机也随之投下了一串照明弹。公路上立时明亮如昼,敌机凶狠地俯冲扫射,子弹如雨点噗噗有声。原来,这是敌方派来的潜伏特务在夜间为敌机指引目标。   
  山口要隘被封锁。照明弹也恍恍惚惚地连连不熄,夜空被炮火撕扯着,有的运输车被炮弹击穿燃烧。冲过去就是开阔的谷地,前线需要弹药,需要给养!一线峡谷,成了决定战争胜负的生命线。   
  不容迟疑,不容犹豫。   
  “共产党员上车,冲过去!”车队指导员一声喊过,车两侧隐蔽的驾驶员立即飞身上车。车队在敌机的炸弹轰炸和扫射的弹雨中强行开进,伤痕累累的汽车时而呼啸飞奔,时而急进骤停,敌机在往返着轰炸和扫射,车队忽而蛇行前进,忽而后退前冲……志愿军以血肉之躯和敌人的钢铁肉搏,在斗智斗勇中保持了生命线的畅通。   
  指导员是位“老解放”,辽沈战役时左手被炸去了三个手指,但汽车在他手里玩得仍是顺溜,此时,领头的他把自己的车灯全开,并高声喊话,命令后面的车全关掉灯光行进。   
  开阔的山谷地,指导员的车忽左忽右飞驰,敌机盯着他的车扫射着,弹雨纷飞中,头车起火了,一团火焰,一声爆响,指导员牺牲了,后车急速通过,向着战地,向着前方。车队隐去了,山谷静悄悄,金达莱花被志愿军的血染红了。夜空中,只有彩云追月,风儿轻缓地吹来,这里,仿佛并没有发生血与火的相拼,静谧中,中国军人的血摇曳着和平的梦!   
  我的邻居、我一向崇仰的老一辈、共和国的老兵,一如既往地,说到指导员牺牲处,苍老的声音就有了哽咽。   
  又是一年“七一”夜,久别老家的我竟是无眠了。夜空如洗,有几颗明亮的星闪烁着,历史的长河闪回着诸多星辰,那可是共和国英雄儿女的眼睛!   
  又是一年“七一”夜,在烈火中灼练过来的老兵,兵魂不老,忠诚为家国。听侄子们说,这个老兵总爱在夕阳晚照下,孤独地站在河边哼着曲子,歌曲也总是“一条大河波浪宽……”尔后,就是“烽烟滚滚唱英雄”。   
  又是一年“七一”夜,窗外天宇间,正有白云飘移着。望着云,心里就有了无尽的感怀和恋恋乡愁,脑子反复思考过后,也就有了如下的句子:   
  夏遮烈日秋添韵   
  冬送雪花春给霖   
  虽是难称斤与两   
  抛珠洒玉总真心   
  远去了金戈铁马,远去了烽火连营,和平年代,共和国老兵的军魂依然猎猎升腾,护卫着共和国和平的鸽群,相思无尽中,权以上述诗文遥寄远方邻邦的三千里江山,因了那金达莱花开的地方,长眠着数万个国际主义战士的热血忠魂,他们是共和国的英雄儿女,是中华民族最可爱的人!


0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