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浩天   
  我是“80后”的尾巴“90后”的头,快30年了,对警察的情结一直没变。小的时候不知道警察是干什么的,就觉得有那么一群人穿的衣服都一样,开个乌拉乌拉的三轮跨子,满大街转悠,觉得挺有意思,妈妈告诉我,他们是警察。   
  记得有一次妈妈带我上街,在路口看见红色条幅写着“有困难找警察!”我就问妈妈:“都说有困难找警察,那我学习成绩不好,可以找警察叔叔吗?”妈妈笑了:“当然可以,警察叔叔会的可多呢!”这也许就是我第一次对警察的印象吧!   
  后来上了学,有时候在路上为了节省时间就把车子骑得飞快,满大街乱窜,哪快走哪,也常常被警察拦下来,教育我说不能乱骑,要注意安全,当时觉得警察真烦,管那么多,耽误我时间。   
  上了高中以后,我被班主任任命为班长。说我是班长,其实就是班主任助理,班主任有啥事儿,我就顶上去。后来我才知道,班主任的丈夫是一名交警,经常因为有紧急任务没法带孩子,没法管家里的琐事,所以班主任付出的就比较多了。我跟妈妈谈了这事,妈妈说:“原来你们班主任是一名警嫂啊!那你以后的责任可大了,不仅要搞好自己的学习,还要多管管班里的事。”这是我第一次对警嫂的印象。   
  2014年,我以辅警的身份进入了情结深重的警队,开始了在警队的生涯。第一天进入警队,心里那种感觉说不出来,可能是一种敬畏吧!   
  后来,处里调进一个哥哥,这位哥哥有着二十多年的基层经验,有着十几年的基层领导才能,我们很佩服他,他的博学、他的仁爱、他的善良,更像冬日的暖阳,温暖着我们科室每一个人。哥哥在我最纠结的时候说:“大家都是一个战壕的兄弟,有啥事儿跟哥哥说,哥哥全力以赴!”“兄弟”这个词也许在一般人看来可能是酒桌上或者是茶余饭后大家聊天时候的称谓,但是在警队,兄弟是可以把后背交给对方的人,一句“兄弟”,有再多的纠结、再多的情绪就都放下了,这也许就是我离不开警队的原因吧!   
  后来,随着网络信息的发展,新媒体就像裂变的细胞一样,一下子充满了我们的生活,新闻也越来越及时地送到每个人的掌中,但是每当我看到哪里的民警在出警过程中遇袭因公殉职,哪里的辅警在夜查过程中,被疑似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司机撞飞几十米、救治无效因公殉职的消息,尤其是2017年除夕夜哈尔滨民警曲玉泉出警遇袭牺牲,我打心眼里感到难过。除夕夜,本是阖家团圆的时候,本是一家人围坐一起,聊聊这一年的收获,孩子说说今年学到了什么,父母说说今年又涨工资了,老人讲讲年轻时的辉煌,可公安民警、辅警们却为了大家的团圆,舍弃了小家的团圆,为了万家的灯火,点亮了肩头的警灯。每一个民警、辅警的牺牲,就代表着一个家庭支柱的倒塌,留下妻儿父母怎么办?我真的不能想象,也不敢去想象,但我既然选择走进了警察队伍,就要一直走下去。   
  最近,单位给我配发了制式警服,是我一直想拥有的,我很珍惜,因为我热爱这个职业,热爱这身警服。我不是警察,但向往警察!   
  (作者单位:石家庄市公安交通管理局)

0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