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股骨头置换手术后,他仅仅休息3个月就返回了工作岗位;2015年12月透析手术后只休息了3个月,他又开始进入紧张工作中;2017年初春在进行了肾移植手术后半年,他再次返回工作岗位;被病痛折磨地体重从90公斤掉到38公斤,但他依然坚持工作……
  提起唐山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文保大队大队长赵胜利,无论是领导还是同事都会发自内心地为他点赞,他们都把这个用生命在工作的人称作“拼老赵”。
  赵胜利扎根国保工作19年,用一颗赤子之心和满腔热血书写出信念坚定、对党忠诚的铮铮誓言。他挑战身体病痛,在文化保卫的工作中勇往直前,用无私奉献的精神和铁肩担当的大义唱响了让人敬佩和感动的人生赞歌。
  2000年,赵胜利所在转业单位机构改革,他主动要求分流到市公安局。在赵胜利的想象中,公安工作都是轰轰烈烈的。但是,他发现国保民警与其他警种有很大的区别。
  因为工作的特殊性,平时与社会公开交流机会极少。每每看到一同转业到热岗单位的战友无限风光地谈论自己的工作时,赵胜利都会有一种失落感。
  “这就是我梦想中的工作吗?”赵胜利陷入了很长时间的思考。后来他渐渐懂得这项工作关系到国家安全和政治稳定,不仅需要满腔热诚,更需要无限的忠诚和奉献。
  一种使命感油然而生:“一项工作、一段经历,能与一个国家、一个政党的命运发生交集,那将是至高无上的。”赵胜利对自己进行了重新定位。
  从此,在这个岗位上,赵胜利勤于钻研,冲锋在前,越干越喜欢,越干越放不下。
  2011年10月,在滨保高速天津段发生了一起重特大交通事故,赵胜利得到消息后连夜与有关高校主要领导联系,协调指导全市高校开展涉事学生核查确认工作,全力维护校园稳定。
  此时,赵胜利正患有严重股骨头坏死,为了不影响工作,他跛着一条腿、忍着剧烈的疼痛奔波在各个高校之间,实在忍不住了就吃点镇痛药坚持着。
  其间,赵胜利不仅负责调查材料的汇总上报,还全程配合国务院调查组对事故进行相关调查。工作量之大,工作强度之高前所未有。但他对自己的病痛只字未提,高标准完成了上级交办的任务,确保了事件处理期间我市高校内部的绝对安全与稳定。
  作为一名人民警察,赵胜利总能出色地完成自己的任务。而作为儿子、丈夫和父亲,赵胜利则亏欠了家庭和亲人太多太多。
  多年来,因为他一直坚持以工作为重,无暇顾及自己的家庭,孩子从满月开始一直是由近70岁的岳母帮助照看,有时遇到大人小孩发烧感冒时,找不到赵胜利就只好求单位同事或街坊邻居帮忙。
  父母过世时,他都因为有紧急任务,没能见上老人们最后一面,这成了他一生的遗憾,成了他心中永远的痛。
  十几年来,赵胜利带领文保大队,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但是,他身心所承受的巨痛却鲜为人知。
  2013年,赵胜利的腿一直到了吃止痛药都不管用时,才不得不做了股骨头置换手术。可术后仅仅休息3个月就返回了工作岗位。
  没想到,还有更大的考验在等着他——
  “我咋总觉得没劲儿、没精神呢?”一天早晨,赵胜利突然对妻子杨宝芹念叨。
  “我当时就说,要不咱们去医院查查吧。可他却说,等过一段不忙就去。”杨宝芹呜咽着回忆:“我现在最后悔的事就是当时没拽着他去医院。”
  直到2015年的一天,杨宝芹突然接到赵胜利的电话说:“媳妇,我鼻子突然喷血了,在医院呢。”
  杨宝芹赶到医院,看到急救室处理池里的一大滩血,一下子就瘫软在地……当时赵胜利的血压已突降到高危值。
  就是在这样的身体状况下,赵胜利前一晚还在为住院的同事守夜。
  紧急救治后,赵胜利被确诊为急性尿毒症。
  “如果这时候踏下心来好好治,也不会那么严重。可我还是拧不过他,他都没告诉单位他有病,还是一如往常地工作。”妻子杨宝芹说,“我就特别生气他这个劲儿,自己啥事都不和单位说,不管自己多难受呢,单位一来电话立马走。”
  肾病本来就应该多休息,可赵胜利的工作性质说加班就加班,说出门就出门。直到2015年11月份,赵胜利最终被确诊为尿毒症晚期,被迫在医院进行了透析手术治疗。
  “这时候我觉得他可以请假待着了吧,可他却说,不行,我们那儿人少事多,不能请假,也不能让别人知道我生病。最后还是以家里有事为借口请的假,我当时真的是气得无话可说。”杨宝芹哭着说。
  透析手术后只休息了3个月,赵胜利就又开始了工作。这期间,他每天一边偷偷地进行着3次腹膜透析,一边坚持工作,依然没人知道他生病、没人看到他偷懒降低工作标准。
  可腹膜透析的痛苦已经将赵胜利折磨得从90公斤掉到了38公斤,腰也弯了,腿脚也不那么灵活了。看着日渐消瘦的赵胜利,同事和领导们都关切地询问,可他总是笑呵呵地说着“没事、没事”。
  2016年8月,医院告诉赵胜利找到了肾源,他才不得不和领导请假说出了实情。
  “他和我说要去做肾移植手术时,我非常震惊。”支队当时主持工作的副支队长赵景树说,“因为也没听说他有啥病,突然就做移植手术了。”
  而令人更为震惊的是,在赵胜利肾移植手术后仅半年,他又回到了单位。
  按理说,肾移植手术后有排异期,至少也要休息一年时间。可赵胜利手术回到家后,精神状态刚好一点就怎么也坐不住了。
  “刚好点就不好好躺着了,就在地上瞎转悠,时不时地就给单位打个电话,问问单位的事。”看他这么不珍惜自己,妻子杨宝芹哭着说道,“你们单位没了你工作照样有人干,可咱们这个家要是没了你,这个家就完了。”
  没想到赵胜利却对妻子说:“从国保支队成立我就在那儿,那儿就是我的精神支柱呀,我要是不上班真这么待下去,我就完了。”
  无奈之下,杨宝芹再一次妥协。但也提出了自己的条件,为了赵胜利的安全,必须接送他上下班。这次,他终于同意了。
  国保支队三大队副大队长刘春霞说:“我还记得赵哥手术后刚上班时,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又忘吃药了’。我们经常加班写材料,一坐就是一天。而他手术后需要定时吃药,可一忙起来总是忘了吃,后来干脆把手机定上闹钟。”
  可不管忘了什么,赵胜利就是忘不了工作。而且在工作上,他有思想、有方法、有创新。
  2018年9月,赵胜利在全省首创了“创建平安高校宣传周”活动,从开始谋划到最后完成,都是赵胜利负责。
  启动仪式那天风特别大,设在唐山师范学院的主席台下的展牌都吹倒了。在操场,赵胜利顶着大风、弯着腰忙前忙后,没过一会儿就看到他斜靠在主席台旁,脸色煞白,满头大汗。好多同事都劝他“别管了,先歇会吧”。可赵胜利笑着摆摆手说“没事的”,硬是一直坚持到活动结束。
  “每次看他这么拼,我心里总不是滋味。”和他一起参加活动的国保支队四大队大队长吴江感叹,“即使没病的人操持活动还累呢,更何况是他。换了肾,保养得好了生命可能会延长一些,可他这么拼,感觉就是用生命在工作。所以自己也总在想,连他还这么干,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干呢。”
  今年年初,支队长郑连江带着赵胜利去省厅总队汇报工作。汇报结束要回来时,赵胜利突然对他说:“我得去石家庄市公安局学一下相关的业务经验,你们先回去吧。”郑连江一听就急了:“你身体这样,哪坚持得住呢。”赵胜利却又乐呵呵地说:“我怕你不同意,提前已经把票偷偷地退了。放心吧,没事,我挺得住。”
  离开时,看着赵胜利弯曲的腰,缓慢移动的脚步,艰难地抬手打车的一瞬间,郑连江的眼眶红了,心想:“这个人怎么就有这么大的韧劲、这么拼呢。”
  在赵胜利的带领下,文保大队凝成了一股积极向上、敢于碰硬的工作干劲儿。2018年唐山文保工作、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工作在全省评比中全部名列前茅,招飞政审工作获军地联合表彰。赵胜利被市局党委光荣记功并推荐参评全市劳动模范。

0

 
 
进入编辑状态